資訊中國
您現在的位置: 五洲門戶 >> 新聞 >> 圖片新聞 >> 正文

【圖】刑場槍決全過程,死刑犯悔不當初

來源:網絡
2013-8-6 15:40:29

血腥背后都是一個血淋淋的案件,在網上看到消息,只在廣州,臺風就奪走了三十幾條人命!

于是,就想到人的生命是多么的脆弱。生死只在一線間。于是,想起我當兵時那一次,我做為執行者,親眼看到一個年輕的生命在我手上消失,比殺雞還簡單。

那在二OO二年,當時我在武警江西總隊當兵。國慶前,部隊接一項任務:將對一批已審判的死刑犯進行槍決。我所在的中隊是一個小縣城,有一個死刑犯。

這樣的“機會”并不多。雖然是“殺人”,但因為是經法律“授權”的,而且是“殺”社會的害蟲,大家都有點興奮。不能當主射手,當個副射手、或者押解、再或者是警戒,中間充滿了競爭。反正只要能參加,就是一種榮譽。

當時,我是中隊唯一一個第五年的“老兵”了。經過中隊黨支部開會研究,由我擔任主射手。一個副班長,姓王,擔任副射手。其他選了五個戰士,分別擔任押解和警戒。

執刑的前一天下午,我們進行了一次詳細的方案演練。對執刑的全過程進行了一次模擬。接著檢查武器,子彈,行裝。一切準備就緒。

晚上上崗值勤的時候,我所在A號哨剛好對著那個死刑犯所關的“號子”。和往常一樣,半夜了,他還在胡亂的唱歌。當然,他還不知道,這將是他最后一個晚上在人間展示自已的歌喉了。

這個人犯只有二十二歲。此次判刑是因為他殺了人,而且是自已的親媽。在這里關了有兩年了。在我剛來這個中隊的時候,戰友就給我說:“這人是個畜生!”

看著昏暗的燈光下模糊的號門,聽著死刑犯不成曲的歌聲,我為這個年輕的生命可惜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還在整理內務衛生,營院門口已經來了好多公安。

因為我們中隊就在看守所邊上,我看到門口、看守所四周,到處都是公安。一部分是全副武裝,戴著鋼盔,腰里別著六四手槍,還有一部分手里握著警棍。

我與參與執行的戰友訊速吃過早餐,武裝完畢,驗槍,領子彈。為了安全起見,子彈沒有安進膛。我把那一顆“要命”的子彈捏在手里。

八點鐘。準時開始去刑場。負責押解的戰友與公安一同到號子里提出了犯人。我們坐在同一輛車上。這么近的距離,我看很清楚的看到這個死刑犯,一個長的還不錯的“小孩”,皮膚很白,臉上連青春豆都沒有一個。

為什么這樣的一個人,會是“畜生”,為什么就不學好呢。我看了一眼手中了子彈。車開了。犯人看了一眼我頭上的警微。

“低下頭!”戰友用力按了他一下說:“蹲到下面去!”

我與戰友坐在左右兩邊,犯人蹲在車座的空隙里。為了安全,犯人一般在車上是不讓坐的。

警笛響了起來,一路向刑場飛進。我們所在的車行駛在車隊的中間,前面、后面分別是五輛警車。最后面是一輛賓儀館的運尸車。

二十分鐘后,到達刑場。通往鄉村公路邊的一塊空地上。

周圍,已經有幾十名公安在這里警戒。公路的前后兩端也已經隔離。遠遠的地方,有幾個被警笛聲吸引過來的群眾。一般執行,都是聲東擊西的。宣判大會上說在城東槍決,其實在城西。所以能看到這種場面的人并不是很多。

犯人如同面條一樣,臉色白如紙,被戰友“架”到了一塊空地的中央,背對我們跪在那里。法醫上前,用粉筆在犯人的背上心臟的部位畫了一個三十公分大的圓圈。

指導員小聲對我說,對著那里,重直射擊。然后下口令:“射手準備!”

我與副射手,熟練的操作起來。“嚓嚓嚓嚓”,退彈夾、壓子彈、子彈上膛。我上前一步,將槍口對準犯人背部的圓圈。

“報告,準備完畢!”

“放!”

“啪!——”

我看到犯人軟軟的一頭載倒在地上,因為手還是捆著的,臉俯在地上,看不到表情。背部的衣服被步槍巨大的爆發力炸開一個大洞,露出碗口大的皮膚也被火藥熏成了黑色。一個筷子一樣粗細的圓孔里,看的到紅紅的鮮血在里面上下浮動。犯人身下的地上,一大片血慢慢的流開來。

法醫上前對犯人作了一番檢查,示意副射手補槍。副射手腿有點兒發軟了,讓我代他執行。因犯人此時已經完全爬在地上了,我走上前去,跨在犯人身上。法醫最初畫的那個圓圈已經看不到了。我用槍口對準剛才射擊過的彈洞,“啪-啪--啪-”連開了五槍。

一個生命就這樣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徹底的結束了。法官走過來,讓我在執行書上簽名。

回到中隊,大家開始先衣服、洗澡。我穿著帶有犯人血點的衣服,坐在中隊樓前的臺階上,發呆。我想,這個年輕的犯人,他在犯罪的時候,有沒有想過這一天?在刑場上,他跪在那里,聽著我們在他身后上子彈,他在想什么?當冰冷的槍管對著他的后背,他又在想什么?當第一槍過后,他還在想什么嗎?他會不會有所悔恨?

戰友們說:“他想什么,他什么都沒有想,他腦子里一片空白,嚇傻了。”

是的,這話我相信。關在號子里,他就已經知道自已的命運了。也許他那樣瘋狂的吼叫、歌唱,就是內心悔恨和恐懼心理的渲瀉。刑場上的犯人,一般都“暈”了,人沒死,心就已經先死了。記的有位老班長說,曾經有一位犯人在行刑前,還很輕松似的笑道對執刑者說“班長,不要捆那么緊,我會配合你們的。”但是到了刑場時,全身發抖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晚上再次上崗的時候,再也聽不到那難聽的近似吼叫的歌聲了。不知他已到了哪里,不知在另外一個世界,是不是還要受到相應的懲罰。

退伍好幾年了,有時還會想起那次執行,想起那個年輕的死刑犯。

在這樣一個臺風過后的下午,再次想起這樣的往事,覺得生命真的很渺小,生死一線間。有的人活的好好的,卻突然就被大自然奪去了生命。有的人活的好好的,卻一不小心就被自已斷送了。只有死的時候,才知道活著有多好,才知道還有很多有滋有味的生活沒有經歷。

生命是美好的,要珍惜。就算有來生,還不知道能不能再做回人。

【圖】刑場槍決全過程,死刑犯悔不當初

現在世界上用槍決方式執行死刑的國家并不多。

 

責任編輯:huangjing
相關閱讀
暴強“00后”傷不起啊 看看猥瑣男都長啥樣
更多
姓名昵稱:
网球场